• 试析儒家思想对古代文学母亲形象塑造的影响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摘要:自汉朝以来,儒家思想作为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正统思想,影响了中国社会近两千多年。文学是社会的一面镜子,是社会思想的载体和传播途径。在丰富的文学形象中,女人一生当中的特定形象――母亲,占据了十分重要的地位。本文将试着从“母亲”这一形象群体入手,浅析她们身上被赋予的儒家思想内涵。   关键词:慈母;恶母;儒家思想   “女人是在做母亲时,实现她的生理命运的。”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这是女人一生最重要的三个角色。母亲是在女性相对成熟时期被赋予的身份,她们是新生命的开启者,她们对人类繁衍生存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母亲的生育价值太引人注目,在人类历史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她们被禁锢在生育的笼子里。“妻子除生育子女以外,不过是一个裨女的头领而已。”同样,在儒家思想的影响下的中国古代社会里,母亲有着相似的人生轨迹。   在男尊女卑的整体框架下,儒家对女性的要求可以简要体现为“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仪礼?丧服?子夏传》)。透过三个连续的“从”字,我们便可以窥视当时女性卑微的生活姿态。在这样的思想前提下,古代文学作品中,母亲形象往往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贤顺正直的慈母,一是淫乱自私的恶母。儒家思想女性观就是划分“慈”与“恶”的分界线,符合儒家思想行为规范的便是终有好报的慈母,而背离儒家思想要求的这一类母亲就成了文人笔下贪淫狠毒的恶母。通过这两类母亲形象的归纳和对比,可以发现这些母亲形象体现并宣传了正统的儒家思想。   一、慈母形象   慈母这一类形象在古代文学作品里占据了主要地位,她们是儒家思想体系下恪守本分的正直女人。她们悉心养育自己的孩子,给予孩子足够的母爱;她们品行高尚,以身作则,重视对孩子的教育;同时她们大爱无私,具有牺牲精神。从以上特点,我们不难从她们身上发现儒家思想影响的痕迹。以下将拟分成“慈祥仁爱”、“严于教导”、“大爱无私”三个方面介绍慈母形象。   (一)“慈祥仁爱”   慈爱的母亲形象是中国古代文学母亲形象中比较常见的万博娱乐登录,万博娱乐客户端,万博娱乐官方网站。在各类文体中都能一窥一二。如诗歌《游子吟》《岁暮到家》中刻画的勤劳慈祥的母亲形象、戏曲《牡丹亭》里爱女心切的杜母形象等等。在此我引用清代诗人蒋士铨的诗歌《岁暮到家》来分析一下后来文学作品中慈母的表现: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诗中描写的母亲,她坐在昏暗的油灯下,一针一针仔细为即将归家的儿子赶制一身衣裳。终于见到久别回家的孩子,她关切地捧着儿子的脸,心疼儿子变得消瘦了,连连问他辛不辛苦。这样一系列的动作,透出一个母亲对孩子的关心和疼爱,是古代文学中慈母的代表。   大量慈爱的母亲形象是从何处来的呢?这与儒家思想有着十分重要的联系,儒家思想素来提倡男尊女卑,“阳为夫而生,阴为妇而助之。”“夫为阳,妻为阴。阴道无所独行。”(《春秋繁露?基义》)从这些思想都可以看出女性在家中是辅助男性的地位,“女主内”的家庭分工也决定了在家庭环境中,母亲是与孩子接触较多的角色。不可避免的,孩子的日常起居与母亲紧密相关,与母亲朝夕相处的感情更深,反之母亲亦是。故母亲往往在对待孩子时,皆是尽心竭力地抚养照顾。   同时还与历史上经典的慈母形象有关。《列女传?母仪篇》里,《鲁季敬姜》,就以文伯的母亲敬姜的通达知礼和德行高尚,树立起一个典型的慈母形象。这类母亲以贤顺的特点符合现实中母亲的社会定位,得到了社会广泛的认可,也对后面的文学作品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二)“严于教导”   严母,一个“严”字可以看出她们对孩子绝不仅是关心爱护,在疼爱孩子的基础上,严母们把做母亲的职责更深入了一步:对孩子进行教育。古代文学作品里对这样严母形象也有十分精彩的描写,在此以元杂剧《状元堂陈母教子》为例,陈母冯氏有三子,自幼严格教育,三个都成了状元。冯氏对儿子教导有方,一体现在智育方面:   粉蝶儿人都说孟母三移,今日个陈婆婆更增十倍,教儿孙读孔圣文籍。他将那《孝经》来读,《论》、《孟》讲,后习《诗》、《书》、《礼记》。幼小温习,一个个孝当竭力。   二体现在德育方面,她以身作则为儿子树立榜样。家中仆役打墙处挖出一窖金银,冯氏得知后,当着家中孩子的面下令把金银埋下。并对孩子说到,“不求金玉重重贵,只愿儿孙个个贤。”教育?鹤拥滦性侗冉鹎?更重要。   冯氏通过严格的教导,使三个孩子先后高中状元,大子感叹道“若不是母亲严教,您孩儿岂有今日也!”冯氏是一位成功的严母,从她的故事可以看出儒家思想的渗透和影响。   上面说到,母亲是与孩子接触最多的家庭成员,是孩子最早的启蒙教师。教育也就成了考核母亲的一项标准。与道家相反,儒家主张积极入世思想,倡导社会成员对国家有责任心。“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论语?子张》),阐述了“仕”与“学”不可分割的关系,这对社会成员的文化水平提出了要求。积极青年是国家兴盛的基础,而母亲在家庭教育里面为孩子进行教育的作用不容小觑,“年已长成,教之有序,训诲之权,亦在于母。”(班昭《女诫》)母亲有权力和义务对孩子进行启蒙教育。特别随着科举制度的出现,教育的重要性愈发凸显。   《列女传》中也树立了几位典型的教子有方的严母。如《孟母三迁》《鲁之母师》《楚子发母》等,如《楚子发母》中,楚国将军子发在行军途中大吃酒肉,被母亲所得知后,明白子发失了德行,不但不让凯旋而归的子发进家门,还大声训斥他:“子非吾子也,无入吾门!”最后子发认错道歉,母亲才原谅他。这一严母形象,为后人树立了典型的严母形象。   这一类母亲与慈母表达爱的方式不完全相同,她们往往是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对孩子的人格塑造加以严厉的教导,以期望孩子能成为一个品行端正的人。   (三)大爱无私   大爱无私的母亲也属于比较常见的母亲形象。暂拟分为两个层次来说,一为家庭层次,二为社会层次。这类的母亲不仅是仁爱的母亲,同时还是一位自觉维护夫家利益、有社会责任感的母亲。   第一类的母亲多为继母、嫡母、庶母,她们在对待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时,会显示出一视同仁,甚至比对亲生孩子更看重的无私精神。在文学作品里可以看到这类无私奉献的继母。如元杂剧中的《包待制三勘顿蝶梦》里的王母。“为甚我教你看诗书、习经史?俺待学孟母三移教子。”故我们可得知王母平时对继子注重文化教育。当三子被审时,因犯罪杀人需一人抵命,王母选择了让自己的亲生儿子被处死,保留丈夫前妻所生的两个儿子。三子被收押在牢房,王母拿着乞讨得来的食物去看望,又将仅有的两个烧饼给了两个继子,“大哥,这里有个烧饼,你吃,休教石和看见。二哥,这里有个烧饼,你吃,休教石和看见。”也是体现了她对前妻之子的关爱。   “夫为妻纲”(《礼纬?含文嘉》),“妻不奉夫之命,则绝。”(《春秋繁露?顺命》)在家庭角色中,母亲同时是一位妻子,她附属于丈夫,夫家的利益大过自身的利益。可知,丈夫的后代是夫家的血脉,无论是不是自己亲生,都要尽心抚养。在《列女传》中,“魏芒慈母”中,这位母亲也是一位继母,她先是“遇之甚异”,偏袒继子,使之与亲生子“起居进退甚相远”,到后来继子触犯王令要被处死,“忧戚悲哀,带围减尺,朝夕勤劳以救其罪人。”慈母用其真心感化继子的仁爱之举得到了作者的肯定,表明了其赞扬一视同仁的继母的立场。   第二类的母亲往往是在面对国家社稷与孩子的选择时,会更关心社会。   “舍生取义”(《孟子?告子上》),儒家在“生”和“义”之间做出了选择,这就教育世人在大义和生命之间的取舍,是宁肯失去生命也要保全大义。   这类最著名的慈母例子就是岳母,抗金英雄岳飞的母亲。在文学作品清代英雄传奇小说《说岳全传》中,岳母亲手一针一针在儿子身上刺出“精忠报国”几个字,为的就是让他谨记自己保家卫国的使命。把自己的儿子送上烽烟四起的战场,只为拯救国家人民于危难之中,可见此类母亲有的不仅仅是对儿子的母爱,更有对国家民族的大爱。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慈母的形象大致特点为,有温和的气质,包容的心理,良好的修养,极高的牺牲精神。她们的生活重心就是围绕着孩子,不但要衣食住行负责照料,还要在精神培育上谆谆教导。但从以上几位母亲形象分析中也不难看出,这类形象是趋于理性化的,体现了社会对母亲的要求和期待。例如《包待制三勘顿蝶梦》舍亲子保继子的王母,是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对要求女性自觉维护夫家利益的而撰写的教科书。   二、恶母形象   恶母在母亲形象中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她们打破了传统母亲温柔仁爱的形象,与慈母有着大相径庭的行事风格,把自私冷漠,贪淫丑陋的一面暴露出来,让人不禁咂舌。值得注意的是她们也有着与慈母完全相反的凄凉结局。在这一小节里将尝试分析恶母的形象以及她们的结局,来反观儒家思想对母亲形象塑造影响的另一个方面。   (一)冷酷自私   与慈母形象中仁爱的母亲不同,这类母亲对于孩子的感情冷淡。她们对于孩子(继子)没有应有的血缘亲情,更多地在意自己心里的诉求,孩子对于她们而言,是发泄的对象。她们轻则忽视,重则虐待,甚至亲手杀害自己的孩子。在南宋文言志怪集《夷志坚》中记载了一篇《蔡郝妻妾》,蔡待制妻育有一儿五岁,一女三岁。因知丈夫携一妇人同住小舟,疑丈夫与之有染,她的反应是:   平旦,遣童持合至蔡所,曰:“孺人送点心来。”启之,则二儿首也。蔡惊痛如痴。   做完这件事后她便自刎而亡。可见蔡妻之狠绝,年幼无辜的孩子,竟被她杀害割头。这一切都只因丈夫与别人有染而生的怨恨,文本虽未写杀害孩子的血淋淋的过程,但仅从把孩子的头当做“点心”给丈夫送去这一举动,已足够勾勒出蔡妻这一自私狠毒的母亲形象。   这类母亲显然是背离了儒家思想所提倡的贤母模范,一是猜测妒忌,“妒,为其乱家也。”(《大戴礼记》)。二是弑子,不顾丈夫意见,违背了“妻受命于夫”(《春秋繁露》),即女子应顺从丈夫的观念。同样的,《列女传?孽嬖传》也列举了一些自私的恶母,比如骊姬,她欲使自己的儿子奚齐替代申生坐上太子之位,谋划加害太子。通过一系列的污蔑和陷害,终使晋献公渐渐失去了对太子的信任,太子含恨而亡。文中最后评论道,骊姬作为继母,“谋谮太子”,一系列的加害,导致了“五世乱昏”的恶果。   (二)淫秽不贞   文学作品中的恶母形象,不贞也是很重要的一个特点。以元杂剧《争报恩三虎下山》的王腊梅为例,她是一位自私狭隘的庶母,平日素来看大夫人李千娇的孩子不顺眼,趁李千娇被污蔑下狱时,便虐待那两个孩子。同时她还是一个风流成性、水性杨花的女人。刚送相公出门,就马上打起了丁都管的主意:   我见你这小的,生的干净济楚,委的着人。我有心要和你吃几钟梯气酒儿?你心下如何?   日后二人便时常鬼鬼祟祟地私下幽会,纸包不住火,被李千娇发现了,感叹道“那厮待瞒谁也呵!”而后两人狼狈为奸陷害李千娇,陷害其入狱之后又虐待两个年幼的孩子,甚至“将女孩儿面皮掴破”,可见歹毒心肠。但终落得个被梁山好汉乱箭射死的下场。   论到这类母亲,儒家思想更是严厉批判,自孟子时就提出“男女授受不亲”(《孟子?离娄上》),严格地划分了男女之间的界限,“一与之齐,终身不改,故夫死不嫁。”(《礼记 郊特牲》)强调女子从一而终的贞操观。故对不贞的女性,是持鄙夷否定态度的。《列女传》中“鲁桓文姜”、“鲁庄哀姜”、“鲁宣缪姜”几篇中,批判万博娱乐登录,万博娱乐客户端,万博娱乐官方网站了婚后私通的妇女形象,可见对淫妇的排斥。母亲同时也是作为妻子,同样不能突破“贞洁”这个界限。   从以上两类恶母可以发现,文学作品里的她们狭隘自私、狠毒冷酷,甚至有些风流成性。在以儒家伦理思想为道德框架的社会里,这是一群注定被抛弃被批判的母亲。她们的结局都算不得美好,例如蔡妻自刎,王腊梅被乱箭射死。这是一种警告,告诫当时的妇人不要试探道德的底线。故可以看出这是儒家思想对母亲形象塑造的另一面影响,这些劣迹斑斑的母亲就是道德教科书上鲜活的反面材料。   三、总结   古代文学作品中的母亲,她们大多是仁爱的慈母,但其中也包含恶母。她们身上贴着明显的善恶标签,儒家的伦理纲常是横在二者之间的分界线。她们在作者的笔下被勾勒,然后放进不同的教材里。“贞顺”、“慈爱”的慈母无疑是儒家思想所认同的正面教材,而“自私”、“狠毒”的恶母是儒家思想所批判的反面例子。   站在今天的角度反思,儒家思想这一分界线带有强烈的男性主义色彩,“在男性中心的宗法社??之内,……投降者被誉为‘贞女’、‘良妻’,反抗者被骂为‘淫女’。”。儒家思想对文学作品的渗透及对母亲形象的影响,是在男尊女卑思想指导下的必然结果。而儒家思想影响下的母亲形象,是封建社会背景下的特殊产物。儒家思想下的母亲已化为历史上的形象符号,她们模糊的背影却耐人回味。   参考文献:   [1]马川川.近代中国母亲文化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13年5月.   [2]朱娟.元杂剧中的母亲形象研究[D].安徽大学,2014年5月.   [3]陈晨捷.论儒家思想对西汉社会风尚的影响[D].山东大学,2009年4月.   [4]刘淑丽.汉代儒家正统妇女观的演变[J].社会科学辑刊,2003年




    这是水淼·dedeCMS站群文万博娱乐登录,万博娱乐客户端,万博娱乐官方网站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9-02-02 22:06:54)

    上一篇:全力开创产业崛起和民富县强新局面

    下一篇:谁能主导中国机器人教育“抗击”欧美、日韩